问题库

农村信用社升级为农商银行简直就是吭害咱老百姓。大家说呢???

午夜烟灰缸
2022/1/15 19:34:08
我朋友从家乡镇子里的农村信用社打一笔钱到我在广州的农商银行卡上,为何打不了?是否老家的信用社太落后?还是信用社营业员水平的问题?今天一大早的还专门跑去办农商的卡,当时还问了农商银行的营业员,他说可以的。因为广州这边的信用社全换农商银行的招牌了。注:家乡的信用社也是银联的。请知道的给予回答、、、谢谢!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广西小铭哥

    2022/1/20 2:41:37

    环境不同,形式不同,自然结果也就不同

  • 老鼠不可貌相

    2022/1/23 14:20:16


    因为寇准是主战派,就算议和也是有底线有技巧的;而秦桧连议和派都算不上——他是投降派。


    先说说寇准在澶渊之盟时是怎么谈的?

    挞览死,乃密奉书请盟,准不从①。
    而使者来请益坚,帝将许之。准欲邀使称臣,且献幽州地②。
    帝厌兵,欲羁縻不绝而已③。有谮准幸兵以自取重者,准不得已,许之。
    帝遣曹利用如军中议岁币,曰:“百万以下皆可许也。”准召利用至幄,语曰:“虽有敕,汝所许毋过三十万④,过三十万,吾斩汝矣。”
    利用至军,果以三十万成约而还。河北罢兵,准之力也。

    有的人可能觉得澶渊之盟有个“岁币”就是丧权辱国了,可综合来看,这个谈判的结果还算是可以接受的——不是因为什么“停战罢兵大宋赚了”的狗屁逻辑——澶渊之战时宋军所遇到的困境,我在下面这个回答里与说过。(简单来说,一来当时的宋廷不知道契丹萧挞览阵亡,二来宋军大将王超拥兵观望,作为实际主持者的寇准来说,对于谈判底线应该也是一点没底的)

    红茶魔术猫:宋真宗时,澶州战争时,明明是宋朝赢了,那为什么还要给契丹缴纳岁币呢?

    在谈判的最高决策者(宋真宗)和谈判代表(曹利用)都是软蛋的情况下,我们看看寇准是怎么操作谈判的?

    1、辽国第一次请和,寇准打肿脸充胖子:(假装)不同意;

    2、辽国第二次请和,寇准漫天要价:辽国称臣、并且献上幽州;

    3、在内部投降派捣乱的情况下,终于同意议和,让步为“羁縻不绝”;

    4、进入具体条款商讨阶段,在皇帝已定底线为一百万的时候,寇准坐地还钱,重定谈判底线为三十万;

    一开始摆架子不愿意谈判,之后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最终的谈判结果:宋辽确立双方关系平等(宋为兄辽为弟,稍微还占了点便宜),宋廷获得了关南十县的实际控制权,而赔款以较为过得去的补偿军费名义交割——考虑到战争迷雾对决策的影响,这个结果简直可以说是谈判学的经典成功案例了。

    澶渊之盟时投降派的代表是谁?——是未开战先言迁都的王钦若、陈尧叟,是谈判前“谮准幸兵以自取重”的小人们。


    回到南宋,为什么说秦桧不是议和派?

    绍兴十一年合议就不用说了,不但是彻头彻尾的丧权辱国条约,还由金人出面为秦桧的地位公开背书(不得无罪去宰相)。

    我们说说相对过得去的绍兴八年宋金合议好了。主持合议的一开始是宰相赵鼎,后来,宋徽宗朝参加过宋金海上之盟的谈判专家马扩也参与进了谈判中——我们且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金人遣乌陵思谋、石少卿来聘……思谋不出国书,不赴都堂,欲宰相就馆议事,宰相赵鼎不允。
    思谋迫于归期,乃赴都堂,鼎步骤进趋,雍容中礼。思谋一见,服其有宰相体。
    鼎问所议者何事,思谋曰:“有好公事商议。”鼎曰:“道君皇帝讳早日尚不得,更有甚好公事?”鼎问其所从来,思谋曰:“王伦恳请之,故来。”问割地,思谋曰:“地不可求,而得听大金还与汝。”鼎以为非好语。是日,宰执枢密同见思谋,而枢密副使王庶不以目视之,闻思谋之语,有愤懑不平之气。鼎与思谋议定出国书,引见之仪,思谋气稍夺。
    及引见,礼甚倨。上问:“朝廷数遣使议和,不从,今忽来和何也?”思谋曰:“大金皇帝仁慈,不欲用兵,恐生灵涂炭。”上曰:“俟朝廷议之。”思谋请上自决,上令思谋退馆以俟。
    及召宰相问之,鼎坚执不可,秦桧顺上旨谓“和为便”鼎以二相议不同,乞罢宰相,不许。
    思谋初入境,即问马扩所在,时马适中居州上,令急召之至行在。俾马入馆,见思谋,因叙海上相见之好,且屈指兴诸虏酋小字,询其安否,思谋皆举其封谥之号以答之,因踖踧不安。时复欲以马奉使,思谋惧其小己也。乃谬为言曰:“马某旧往来奉使国中,甚敬之。今日再遣,恐必见留。”遂信,不遣。

    金方的谈判者是宋金海上之盟的亲历者乌陵思谋,也是老资格的谈判专家了,一开始也是咄咄逼人,要求宋方代表屈尊到金国使馆谈判。然而赵鼎对于谈判场所决不让步,拖到乌陵思谋迫于归期,才不得不来到宋方的主场——宰相议事堂谈判。第一回合,宋胜;

    宋方看到来的是乌陵思谋,急召当年海上之盟的宋方代表马括入临安。马括直奔金国使馆,先与对方叙旧,扳着手指一个个数金国当年的首领,一问才知道已经都是有谥号的人了——金使自己说着说着就心虚了,最后虽然想办法让马括不参加谈判,但虚实已为宋所知。第二回合,宋小胜;

    金使来到政事堂正式开始谈判,乌陵思谋气焰十分嚣张,但是赵鼎仍然硬着头皮和他互怼,最后等双方议定出的一个初始版本的国书,金使已经“气稍夺”。第三回合,双方打平;

    然而等到金使面见赵构后,立刻又恢复了嚣张气焰,而这时赵构没能像赵鼎一样在气势上回击对方,直接同意考虑其无理要求。赵鼎、马括之前好不容易争取的优势全部作废,一夜回到解放前。第四回合,金大胜;

    即使到这个时候,宋方也没有完全落于下风。但是中场休息期,赵构与两位宰相讨论,赵鼎坚持现阶段的结果不可接受,然而一直没有出什么力的秦桧突然跳出来同意议和条件。赵鼎为了坚定赵构的谈判决心,提出如果这时答应议和,他就会请辞宰相,这才好不容易拖住赵构。

    ——然而,最后又是怎么达成议和的呢?

    金人有许和之议。上与宰相议之,赵鼎坚执不可讲和之说,秦桧意欲讲和。一日,朝议,宰执奏事退,桧独留身奏诸和之说。且曰:“臣以为讲和便。”上曰:“然。”桧曰:“讲和之议,臣僚之说皆不同,各持两端,畏首畏尾,此不足以断大事。若陛下决欲讲和,乞陛下英断,独与臣议其事,不许群臣干与,则其事乃可成,不然无益也。”上曰:“朕独与卿。”桧曰:“臣亦恐未便,欲望陛下更精加思虑三日,然後别具奏禀。”上曰:“然。”又三日,桧复留身奏事如初,知上意欲和甚坚,犹以为未也。乃曰:“臣恐别有未便,欲望陛下更思虑三日,容臣别奏。”上曰:“然。”又三日,桧复留身奏事如初,知坚确不移,方出文字乞决和议,不许群臣干与。上欣纳之。鼎议不协,遂罢宰相出知绍兴府。

    秦桧突然在内部发力,三次在朝议后独留问对,最终说服了赵构乾坤独断,以秦桧为唯一代表,并且不许群臣干预,包括从头参加议和的诸位谈判代表——早知如此,一开始还那么起劲谈个毛?(摔!——坚持不同意议和的赵鼎,也趁机被秦桧谗言罢免。最终回合,金取得全胜。

    尤其注意一点,金使在面见赵构前,谈判策略有个巨大转变——要求赵构撇开谈判代表独断(思谋请上自决),而这恰好与秦桧的谈判策略“不谋而合”(乞陛下英断)——时人说“秦相公是细作”绝不是没由来的。


    比较一下赵鼎与寇准两人,可以看出虽然强硬程度稍不及寇准,但在坚持谈判底线、维护国家尊严方面,赵鼎仍然是称职的外交谈判家。然而,内部投降派代表(秦桧)比当年更为强大,最终决断者的赵构也比宋真宗更软蛋浑球,最终才在结果上有了巨大的差别。


    主和派未必是奸臣,因为毫无尊严、无限制让步的谈判者,根本称不上主和派,而是投降派。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