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没买房怎么提取住房公积金

古书今读
2021/5/3 8:19:23
没买房怎么提取住房公积金
最佳答案:

美国最先进,最发达?最是谁封的?超高压送电,美国行吗?高铁美国行吗?粒子科技,美国行吗?架桥技术,美国行吗?超级水稻,美国行吗?核能利用,美国行吗?5G,美国行吗?以人为本,美国行吗?都戴口罩,美国行吗?都宅在家里,美国行吗?让这个州的医生去支援另外一个州的抗疫,美国行吗?十天建一个医院,美国行吗?最发达?谁封的?

论文代写砖家

2021/5/4 14:09:28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熊孩和毛孩

    2021/5/13 19:04:09

    美国在世界范围内的盟友的确不少:1949年4月4日美国、加拿大、比利时、法国、卢森堡、荷兰、英国、丹麦、挪威、冰岛、葡萄牙和意大利在华盛顿签署了北大西洋公约,由此形成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组织)这一国际政治军事联盟。根据北大西洋公约的相关规定:对任何一个北约国家的入侵将被视为是对全体北约成员国的入侵,所有北约成员国都会予以支援,因此北约成员国都可以视为是盟友关系。1952年2月18日希腊、土耳其加入北约,1955年5月6日当时的联邦德国(西德)加入北约,1982年西班牙加入北约。1990年当时的民主德国(东德)退出以苏联为核心的华约组织,在与西德合并后以统一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名义作为北约成员国存在。1999年波兰、匈牙利、捷克三国被接纳成为北约新成员国。2002年11月21日北约的布拉格首脑会议达成了第二波的东扩决定:接纳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7个国家加入北约。到2004年3月上述7国完成了加入北约的所有手续程序成为正式的北约成员国。2008年4月北约在布加勒斯特峰会上同意克罗地亚和阿尔巴尼亚加入北约。2017年6月5日黑山共和国正式成为北约第29个成员国。至此美国在北约这一框架体系之下就拥有了28个盟友。当然美国的盟友并不局限于北约体系之下——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西兰;东亚的日本、韩国;东南亚的菲律宾;南亚的巴基斯坦;中东的以色列......在如今全球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有68个与美国有正式的盟约关系,在与美国没正式盟约关系的国家中也有一部分保持对美友好外交关系的国家,当然美国的盟友也会根据本国利益调整与美国的外交关系——菲律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今美菲之间的盟约关系并未解除,然而两国关系却并不融洽。

    尽管都是盟友,但在美国眼中盟友与盟友可不一样,事实上美国的朋友圈是根据各国对自己的重要程度划分层次的:美国一直视拉美各国为自家后院,这其中控制着巴拿马运河这一国际交通关键节点的巴拿马就是美国重点控制的地区。1989年12月15日反对美国控制巴拿马运河的诺列加成为巴拿马政府首脑,然而仅仅5天后美军就入侵了巴拿马,此后巴拿马就处于美国的间接控制之下。墨西哥作为与美国接壤的拉美国家同时也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成员,因此一直与美国有着广泛的双边经济联系。然而巴拿马和墨西哥显然在美国对外关系的亲密程度上是排不上号的:前者实际上完全处于美国的控制之下;至于后者如果真那么亲密还需要建墙吗?只要看看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两个邻国的态度就不难得出结论——墨西哥在美国的盟友体系中并不是最受重视的。二战后美国占领了日本并按自己的意图对日本实行了民主化改造,在日本战后经济重建中美国提供了大力扶植,同时日本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各领域均受到美国不同程度的控制,1951年9月8日《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的签订使日本成为美国在亚洲遏制自己的战略对手的重要盟友。二战后美国和苏联对朝鲜半岛进行了分区占领,1948年8月15日在美国占领的朝鲜半岛南部成立了大韩民国政府,目前美军在全世界范围内规模最大、军事设施最完善的海外军事基地就是韩国境内的平泽基地。然而日、韩也并非处于美国盟友体系中的顶尖层次——说到底日、韩只是美国在亚太地区遏制战略对手的基地,美国对日、韩更强调的是控制,日、韩对美国依赖程度远大于美国对他们的依赖,因此在日、韩与美国之间根本不可能存在对等外交。需要注意的是:所谓对等外交并不是说绝对平等,事实上美国在和自己的任何一个盟友打交道时都处于强势一方,然而美国对有的盟友是需要让渡一部分利益去安抚的,然而对日、韩完全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日本甚至在美国的压力下不得不接受明显对自己不利的《广场协议》就可以大致使我们看出美日关系的实质了。东南亚的菲律宾就更谈不上亲密了,否则两国关系又怎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呢?南亚的巴基斯坦曾一度是美国相当重要的盟友之一:1954年5月巴基斯坦与美国签订了共同防御援助协定及双边防御协定。1971年7月9日作为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特使的基辛格就是在巴基斯坦方面的帮助下实现秘密访华的,这也被视为是中美关系历史进程上的重要标志性事件。1990年10月美国以巴基斯坦坚持核发展计划为由停止了对巴的军事和经济援助,1998年5月后美国进一步对巴基斯坦的核试验进行制裁。“9·11”事件后美国出于阿富汗战争的需要改善了与巴基斯坦的外交关系。然而近年来作为巴基斯坦战略对手的印度却开始在美国的亚太战略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而随着美印关系的发展则使美巴关系日渐转冷,尽管目前美国和巴基斯坦的盟约并没废除,但就外交关系的密切程度而言:作为美国老资格盟友的巴基斯坦似乎还比不上刚和美国搭上关系的印度。

    和以上这些盟友比起来北约盟友在美国的外交体系中占据着更为重要的地位:昔日作为北约竞争对手的华约组织早已不复存在,甚至连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前华约国家也纷纷加入了北约。对美国而言:北约的存在以及东扩可以大大遏制作为自己战略对手的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与此同时北约也是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打击潜在的对手、实现自己的全球战略目的、维护自己在全球各地利益的重要工具。绝大多数北约成员国均是发达国家,具备一定的经济、科技、军事实力,将这些国家纳入在自己的盟友体系之下无疑对美国的霸权维系具有重要的意义。然而北约毕竟是一个国际组织而不是一个国家,北约各成员国的综合国力以及对美国的战略意义是各不相同的,因此美国不可能对每一个北约成员国都保持高度亲密的外交关系。尤其是从前东欧阵营加入的新成员国在综合国力上普遍低于西欧老成员国,又处于北约与俄罗斯地缘博弈的空间带,实际上这些国家对美国的依赖程度远大于美国对他们的依赖。在美国看来:既然是你上杆子巴结我,那么我有什么必要将你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上呢?至于以法、德等国为代表的西欧老成员国也并非与美国外交关系最亲密的国家——这些国家除了具有北约成员国的身份之外普遍还有一层身份就是欧盟成员国,而欧盟成立的初衷本来就是为了在当时的美苏两极之外增强欧洲各国自身的国际话语权。事实上欧洲国家同美国之间始终是一种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一方面在**围堵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这一问题上欧洲各国同美国存在共同利益,而另一方面欧洲各国又并不甘心扮演美国小弟的角色。法国总统马克龙提议欧洲国家建立独立于北约的安全部队实际上就是试图摆脱美国通过北约对欧洲军事力量进行控制的一种尝试。事实上欧洲大陆的北约成员国在美国的朋友圈中也并不属于最亲密的层次。

    事实上处于美国盟友体系第一层次的是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四个以盎格鲁-撒克逊后裔为主的英语国家。自二战起英国就和美国形成了极为特殊的关系,在二战结束后的国际事务中英国始终秉承追随美国的外交立场,同时英国也扮演着沟通美国与欧洲国家的桥梁角色。加拿大和美国拥有全世界最长的非军事化边界线,双方之间存在着广泛的商贸往来和军事合作。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美国控制亚太地区的桥头堡。1948年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五国组建了一个情报共享联盟。这一联盟自成立之日起就在全世界范围内一直进行着或秘密或公开的监视监听等情报搜集工作:在冷战时期这一情报搜集工作主要针对的是以苏联为核心的华约阵营,不过这并不是说情报搜集的范围只限定于华约成员国,事实上这一联盟所监测的对象包括自己的盟友以及国内企业乃至公民个人。尽管德、法、日、韩等国同英、加、澳、新一样属于美国盟友,但实际上一直以来这些国家的高层政要、商界精英、科研机构也在五眼联盟的监测范围之内。美、英、加、澳、新五国之所以形成如此密切的外交关系首先是因为这几个国家系出同门——同文同种:尽管美、加、澳都是移民国家,其国内并非只有英裔移民,但不能否认的是英裔移民在这些国家无论人口数量或是对政治经济的控制力度上都具有优势: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英裔移民在人口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同时控制着两国的政治经济命脉;在加拿大英裔移民和法裔移民分庭抗礼,不过仍具有相对优势;相比之下美国作为彻彻底底的移民国家,在其国内英裔移民已不在总人口中占据绝对优势,但由于中美国的早期建国历程中所起的独特作用以及对美国政治经济的控制仍使英裔移民成为美国的主体族系。不过这只是这几国关系好的原因之一,并不是全部原因,甚至都不是主要原因。我们不妨看看深受中华文明影响的东亚汉字文化圈的日、韩、越等国彼此之间的关系就不能发现血缘文化上的纽带其实并不足以解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毕竟国与国之间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恒不变的利益。说白了真正使美、英、加、澳、新五国能保持较为良好的关系的核心因素还是因为彼此利益的趋同:英国利用和美国的特殊关系可以适度地和欧洲大陆邻国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以此作为筹码强化自己在欧洲事务中的存在感,而美国则可以借助英国这一心态顺势而为将英国打造成为自己安插在欧洲的一枚钉子;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则在经济上高度依赖美、英势力,毕竟美、英势力作为世界霸主几乎垄断了国际主要航线,加、澳两国的对外进出口贸易几乎都要依赖美、英的关照。如果非要在英、加、澳、新四国同美国的外交关系中再进一步划分亲疏远近,那么相对而言:英国和加拿大同美国的关系比澳大利亚、新西兰要更为密切一些。

    由美、英、加、澳、新五国组成的盎格鲁-撒克逊朋友圈是如此滴水不漏,以致于美国的其他所谓盟友都很难真正被美国视为嫡系,充其量就是一种利用工具而已。那么在盎格鲁-撒克逊朋友圈之外美国是否还有视为心腹嫡系的盟友呢?这还真有,不过全世界只有一例。那么这个唯一的例外是谁呢?答案是以色列。在美国的建国精神中"圣地"一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其具体表现为:一是自殖民地时代清教徒就渴望建立"圣经共和国",对圣地的依恋延伸进美国的信仰、政治和教育之中;二是在美国人看来希伯来语是圣语,是终极价值的承载者,它把锡安和美国文明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三是各种背景和文化取向的美国人都忠诚于锡安,美洲被视作锡安山的化身。正是这种浓重的圣地情结使美国在19世纪犹太人回归和圣地重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也是美国与以色列保持特殊关系的一个内在原因。美国的犹太人大多数都是社会精英阶层——他们不仅把控着美国的经济中心华尔街、影视中心好莱坞,他们同样进军政界,而具体的方式主要有两种:其一直接参加竞选,从而跻身美国政府或参众两院;其二犹太财团在掌控美国经济命脉的同时还向各路政客提供竞选资金,从而影响这些政客的政治倾向。善于经商的犹太人将手中大量的资本开始投入到美国政治当中,这些犹太大富豪们会根据自身利益在美国国会之间“两边同时下注”——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不得不买这些犹太商人的面子。尽管如此,犹太人也不过是在美国的政界、商界拥有相对优势,却并不占绝对优势——如果犹太人一意孤行而将美国捆绑在以色列的国家利益之上势必激起美国国内其他族裔的普遍反对。而美国也绝不会因为犹太人在美国内部的相对优势就无底线无原则地袒护以色列——毕竟国与国之间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说到底美国和以色列之间建国精神上的契合以及犹太人在美国的影响力都只是美国支持以色列的一部分原因,并不是最关键核心的原因,最关键核心的原因还是因为支持以色列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是当今世界政治、经济、军事等各领域全方位的头号强国,但还没强大到足以单凭一国之力宰制整个地球。而那些同美国的地缘距离越疏远的地区美国越难以管控——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而中东地区恰恰是同美国的地缘距离越极其疏远的地方,所以美国需要在中东扶植自己的利益代言人,尤其是考虑到中东地区对美国维系自己在国际上的石油美元霸权的重要性,这一利益代言人的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那么选择谁作为自己的中东利益代言人对美国而言最为有利呢?答案恰恰就是以色列。对美国而言:选择利益代言人可是一门大学问——如果利益代言人实力太弱,那就需要美国不断为其输血才能维持其生存,这样一来不仅无法维护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反而成为消耗美国财力和军力的无底洞,这样的赔本买卖是狡猾的美国人不会做的;可如果利益代言人实力过强,那么当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这个利益代言人就会成为该地区新的区域霸主,进而危及美国在当地的利益。所以美国在选择自己的中东利益代言人时就会优先考虑一个实力相对适中的国家,而以色列恰恰就是这样的国家:一方面以色列能面对阿拉伯国家的包围而数十年不落下风,这就证明以色列并不是一个拖后腿的角色;另一方面尽管以色列一再战胜阿拉伯国家,可以色列实在太小了——阿拉伯国家尽管战败过无数次,可整体国力并无太大的损伤;而天然缺乏战略纵深的以色列只要战败一次可能就会面临灭顶之灾,这就意味着以色列始终需要美国这个强大的外援存在,所以不敢违背美国的中东政策。

相关问题